不曾忘却的瞬间:卢卡斯自述

原文:Lucas Moura
翻译:梓潮
校对:Bin

我相信奇迹。否则,怎么解释阿姆斯特丹之夜?想想看吧,欧冠半决赛,0-3落后,比赛还剩四十五分钟…

然后我上演了帽子戏法?

而且三球全是用左脚打进的?

最后一球还是在读秒时打进的?

得了吧,这可不好笑。糟糕的电影剧本。

图片1

那一球我不知道看了多少次。热刺油管账号的75万次观看里头得有10万次是我贡献的。

你或许看过我的赛后采访——互动传媒给我看了乔治-伊戈尔在巴西电视台解说我最后一球的画面,我哭了。直到今天,我仍会为那一刻动情。他的解说、他的热情诠释了我在那一刻的感受。但真正让我流泪的,是因为我的人生瞬间在眼前不断闪现。我看到五岁的我,骑车摔倒;在街上踢球的我,伤到了脚趾;在邻居屋顶的我,放着风筝;还有那个在邻居信箱放火的我(对不起!)。

我也想起了在巴黎暗淡的六个月。那时,我决定把未来交给上帝。

因那场比赛,我的信仰得到了千倍回报。我意识到,所有这些人生瞬间,指引我来到阿姆斯特丹的奇迹之夜。所以,我想跟你们分享这些瞬间(以及那个夜晚之后的一个瞬间)。每一瞬都是上帝的计划。缺少任何一瞬,故事都将截然不同。

高院法官

图片2
供图:卢卡斯

小时候,我父母对我未来的“职业”有着不同的看法。我给“职业”打上了引号,因为故事开始时我还太小。我妈觉得我爸花太多时间在足球上。我爸呢,深吸一口气,提高声调,用上了高院法官的语调,说出了我永远不会忘记的话:

“我觉得你没有意识到我们的儿子多么有才华,他会成为职业球员的。”

是的,他就这么给我定了调。那个词咋说来着,望子成龙?

后来他问我:“儿子,你确定要走上这条路吗?”

我回答:“爸,这是我唯一会走的路。”

毫无疑问。人们总说我很特别,总有一天会披上国家队战袍。那时的我多有激情啊!98年世界杯我才五岁,虽然巴西在决赛0-3输给法国,我却一直身披国旗,在大街上大喊“巴西!巴西!”。待我消停下来时,街上已空无一人,大家都回家了。

但这条路真是道阻且长啊。13岁加入圣保罗青训时,我哭了整整一周——太想父母了。而17岁首次为一线队上场(客场对巴拉纳竞技)时,我又如此焦虑。我一直是队里最矮的,总担心对上成年队那些大家伙们——从我的视角看,他们就跟移动的山峰一样。但上场后,这种恐惧就消散了。

那场比赛结束后,我在自己脑海里“官宣”:我是职业球员了!我爸早已兴奋得手舞足蹈——这么多年过去,他终于证明,自己是对的。

内马尔和他的王子

图片3

哈哈, 这图不错,咱俩都还好多头发。我们手上的奖杯也对我意味良多。

我为圣保罗首秀五个月后,就获得了代表巴西参加南美U20的机会。在我的身边的是内马尔。球队的气氛好极了,才华更是无与伦比。

那时的内马尔已经出类拔萃。有些人将我俩拿来比较,可真是我的荣耀。他为人也没的说。他是全世界最著名的球星之一,但如果你去他家吃饭,他会把你招待得像个王子。

而在场上,他是那么的勇敢。他也会带球失误、浪费机会,但下次拿球时他会像没事发生一样,完全不被自己的失误影响。我非常欣赏他这种勇气。

谢谢你,罗热里奥

图片4

当我跟大巴黎签约时,我非常想赢得一座奖杯…跟圣保罗一道。

2012年夏天,我很接近签约曼联。他们的人来到我家,介绍他们的计划,非常打动我。但最后阶段,莱昂纳多打给我,劝使我最终加入巴黎。他们有伊布,还有很多巴西人:蒂亚戈-席尔瓦、阿莱士、马克斯韦尔和莫塔。而且,我之前去过曼彻斯特。太冷了。所以还不如说,最终决定的因素是巴黎这座城市——对一个巴西人来说,巴黎过于诱人。

但那时我还没准备好离开圣保罗。不可能啊!你得明白这家俱乐部对我意味着什么,光聊起她我都会起鸡皮疙瘩。我基本上是在她的青训系统长大的,我会把在这里认识的挚友称为兄弟。现在我还经常熬夜看圣保罗的球。这家俱乐部是我的人生,无论在哪,她都在我的心上。

而跟巴黎签约时,我还没为圣保罗一线队赢得过任何奖杯。因此,我跟巴黎说,我会在2012年冬窗才加入,剩下的五个月,我要跟圣保罗一起赢得些什么。也许早点走圣保罗能拿到更多的钱来投资,但球迷们哪会在乎什么训练场升级呢?他们想要的是冠军啊,不是吗?

剩下的几个月,我经常在训练中心溜达,看看墙上那些昔日冠军们。我也想在墙上有一席之地。那时我真的会想,“如果要撕毁巴黎的合同才能为圣保罗拿到冠军的话,我会的。”

那年十二月,我们打进了南美俱乐部杯决赛,我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了。我在赛前回忆了圣保罗的一点一滴,每粒进球、每位认识的朋友。我感谢上帝赠予我在这里的每分每秒。当然还有那场决赛本身…6.7万观众涌入莫伦比体育场(译注:圣保罗主场)观看比赛。在他们的注视下,我一球一助帮助球队2-0获胜。比我想象的还要更好。

我还得感谢罗热里奥-切尼。这家伙是圣保罗历史上最伟大的英雄,奖杯本应由他来举起。可他却把这份荣耀、以及队长袖标都给了那个即将告别的孩子。

真正的伟大之举。

人民的奖杯

图片5

我对2013年联合会杯印象最深的是当时整个国家的政治气氛。还有一年就要世界杯了,街上却仍有很多人在游行示威。但比赛开始前,整个球场都高唱起国歌,太震撼了!音乐结束后,人们还自发唱起了第二段,让裁判毫无办法。总不能让整个马拉卡纳都安静下来吧!

决赛3-0横扫西班牙太棒了。冠军属于每一位在场的巴西人。

你的国人如此唱着国歌,你怎能不赢?

向贝克汉姆学习

图片6

老贝!可真是个好家伙。这张照片是他的告别赛吧,大伙都很动情。我很开心以后能跟孩子说自己跟他做过队友。

刚见到他和伊布时我还挺震惊的。他们都是巨星,你自然也以为他们会鼻子朝天般自负,就跟球场都是他们家开的一般。他们是可以那样,因为他们真的很厉害。但认识他们后,你会发现他们只是非常努力工作、非常谦逊的人。

老贝其实挺害羞的,很少说话。他会安静到达,整装结束,开始工作。没啥花里胡哨的事。这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尤其我当时还很年轻。他教会我应如何做人:大卫-贝克汉姆都那么谦逊,你有什么理由不呢?

我们成了好朋友。他整天笑我一上队巴就睡觉;我则揶揄他吃太多了。他可太爱法式面包了,虽然也情有可原吧,毕竟那么好吃。但我真不知道他怎么能一直这么瘦的。

天使与魔鬼

图片7

在巴黎,我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还不单指足球方面。

毕竟20岁去到巴黎,冲击可太大了。文化、天气、战术,一切都不一样。要拿出表现,我倍感压力。然后就受伤了,并开始思念巴西。我开始想:我是不是来错了?

幸好,我认识了拉斐尔牧师。我们开始讨论上帝。

在巴西时,我有很多次接近上帝的机会,但我熟视无睹一一错过。但在巴黎,人们以新的方式为我介绍上帝。我开始认真研究圣经,拉斐尔也常邀请我前往他在家里的集会。阿莱士也邀请过。我学了很多,很快改变了主意——我入教了。

然后我认识了一位特别的女孩,拉丽莎。2016年我们结婚了,拉斐尔是我们的见证牧师。

自那时起,我的人生才真正有了意义。也蛮有意思的,当我来到巴黎时,仿佛一切尽在掌握——大球队,大钞票,大名声——但我的内心无比空虚,深深思念着家乡。别人会说,“你已经啥都有了,怎么不开心呢”?但事实是,只有上帝能填满我内心的空虚。

布道曾说,一人以岩石筑屋,另一人以细沙筑屋。自我读懂这个故事后,我便开始让上帝的声音指引我做决定。就跟动画里面,天使和魔鬼都在跟你说话,但如果你相信上帝,你会听到天使的声音。

这也是为什么,巴黎对我仍是个特殊的城市。我随球队赢得了许多奖杯,但认识上帝比所有奖杯加起来都更重要。

再见了, 巴黎

图片8

在巴黎的最后六个月无疑是我职业生涯最难熬的一段时光。前个赛季我进了19球,然后内马尔和姆巴佩都来了。我以为自己能跟他们并肩作战,却发现连上场的机会都没有。于是我跟上帝说:“我会再奋斗六个月。如事情无改变,我当离开。”

幸运的是,我的大儿子米格尔当年十一月诞生了。回家把娃抱在怀里,能让枯坐替补的苦恼显得微不足道。

热刺在一月接触了我,我也参观了他们的训练中心。伦敦也是个大城市,英超更是世界最佳联赛。上帝为我打开了另一扇门,我没有犹豫。

射门!

图片9

2019年的八强抽签,儒尼奥-塞萨尔是嘉宾。他把曼城抽给我们那一刻,我给他发短信:“诶,老哥,你干啥呢?”

他给我回:“稳住!你们能赢。”

赢下曼城后,我特确定我们能进决赛。但阿贾克斯那个赛季也在欧冠表现耀眼。首回合我们主场0-1败北。赛后,我去到球迷前,大喊道:“给点信心吧!相信我们!!”

然而我们在阿姆斯特丹半场0-2落后…啊啊啊!

0-3的总比分啊…我们完蛋了,彻头彻尾地完蛋。但我也不知道为啥,总觉得仍有机会。波切蒂诺半场跟我们说,“一球,小伙子们。只需要进一球,我们就能把比赛扳回来。”

下半场我们完全压制了他们。我在五分钟内进了两球。那时我想:可以的!我们能做到!不会有其他结果了!

可时间流逝,进球却迟迟没有到来。他们打了立柱,洛里爸爸做出神扑,主场球迷希望比赛赶紧结束。最后几秒,我只想留在禁区附近,也许皮球会落到我脚下呢?我也不知道德勒怎么看到我的,但忽然皮球真的就来到我的面前。我只有一个想法:射门

没别的了!我要射门。不管踢到的是草还是后卫的脚,我要射门!!

皮球稍稍折射,飞入网窝。

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

那种瞬间,你不可能清晰地思考。各种情感在脑海爆炸了,我不知道怎么庆祝。比赛结束后,我倒在场上,哭泣起来。我感谢上帝,感谢他的慷慨,给予我这么一份巨大的礼物。每个人都过来拥抱我。我真的说不出话了。我甚至不知道怎么赢的比赛。去问上帝吧。

更衣室里,水瓶飞溅弄得一片狼藉,队友们又唱又跳,敲得桌子震天响。回到队巴后,我打给了拉丽莎。她当时怀着我们第二个孩子佩德里尼奥,也哭了。我又打给巴西的家人们,他们都穿着热刺球衣,边哭边庆祝。

那晚无眠。怎么可能睡得着?我又想起在大巴黎的六个月。我听到那只天使飞到耳边,说道:“看到了吗?上帝早有安排。”

丑陋的决赛

图片10

我是准备离开酒店前知道的。欧冠决赛打替补?这个消息就像往我脖子里倒冰水。但我不想影响球队气氛,所以我没说什么。再说我肯定会替补上场的。毕竟刚帽子戏法呢,对吧?

决赛是很难踢的,场面经常非常丑陋。咱也别忘了,利物浦很强。于是决赛就成了这么失望的一场比赛,但能怎么办呢?

这就是足球。

后来我在路上遇到球迷时,他们总会提起阿姆斯特丹之夜,然后加一句:“决赛你该首发的!”但至少我参加了欧冠决赛。许多球员甚至连欧冠都没得踢!所以我选择心存感激。我还保存着我的银牌。

幸运的我

当我想起这些瞬间时,我意识到自己有多么幸运。即便是那些我未曾赢下的比赛,我至少能说我已尽我所能,这样失利也没那么难接受。职业生涯结束时,如果我知道自己已经倾尽所有,我会感到开心的。

现在的目标?我希望回到国家队,因为我想参加世界杯。我也想为热刺赢得奖杯。

希望他们能构成我的下一个瞬间吧。

但很久之前我就意识到,这些瞬间不仅靠我自己。我能做的,不过祈祷、努力工作、在场上倾尽所能。

剩下的,就交给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