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专栏:逃离“列维秀”——热刺的现代化转型之路

TA专栏:逃离“列维秀”——热刺的现代化转型之路
作者:Charlie Eccleshare
翻译:小煮
校对:梓潮

早在去年夏天帕拉蒂奇上任热刺足球总监一职时,他就已经开始着手于球队在转会事务上的评估与改进工作。

虽然那时的帕拉蒂奇早已察觉到球队在转会事务上需要动大手术,但他并没有立刻挥舞起他的大刀阔斧,而是选择了先近距离观察俱乐部转会体系的运作方法,厘清需要做出的改变,再开始换血。热刺前技术总监希钦在离任之前也协助了帕拉蒂奇对于相关部门的评估工作。为了给这些部门升级换代,俱乐部还额外给了帕拉蒂奇更多的预算来施展手脚。

现在,上任一年有余的帕拉蒂奇已经圆满完成了这一任务,在这位亚平宁总监的改革下,托特纳姆热刺正以大俱乐部的方式所运转着。

对于热刺来说,今年夏窗最重磅的新闻是无疑是七位新援的加盟,除此之外,俱乐部对于四位新职员的任命同样值得一个头条版位。第一位是格雷塔-斯滕森,就任球队新设立的表现总监一职,职责范围覆盖球队各梯队。第二位是英伦三岛的转会专家,安迪-斯考丁,被分配到球探部门工作。第三位是球队的新任教练主管——西蒙-戴维斯(不是那位前热刺边锋)。加上上周本报所报道的热刺新任首席球探,之前所任职于沃特福德以及乌迪内斯的莱昂纳多-加巴尼尼。队内消息源用“十分重要”一词描述对于加巴尼尼的任命。据悉,加巴尼尼将会与帕拉蒂奇、斯滕森紧密合作,主要负责把梯队与一线队的不同球探部门串联起来,统筹转会策略。

考虑到转会窗行将结束,加巴尼尼上任这一节点是个回顾热刺最近大规模人事变动的好契机。

如果将略显权微言轻的西蒙-戴维斯排除在外,加之今年早些时候离职的招聘总监布莱恩-凯里,我们就会发现希钦的权力遗产实际上被拆分给了至少三个人(如果算上帕拉蒂奇的话就是四个人)。一系列的新聘任彰显了热刺的新人事策略——人手更充足、岗位更专精、结构更明确。足坛职员界普遍认为,相较之前,热刺目前的运营模式更加配的上俱乐部的规模了。

多年以来,热刺俱乐部内的大权都集中在主席列维和一小撮其亲信手里——希钦就是其中之一。这个密不透风的圈子瓜分了俱乐部运营的绝大部分权力。2020年9月,在足坛圈内颇有声望的特雷福-伯奇就任热刺足球总监,但其仅仅在三个月后就离职了。伯奇的“百日维新”不由得让外界对于热刺俱乐部的权力游戏浮想联翩。一些内部人士把帕拉蒂奇到来之前的球队运营戏称为“列维秀”。

当2020年贝尔从皇马租借回归时,本报就报道了热刺内部人士把这笔转会称为“列维式交易”。一年前的这个时候,人们也同样好奇帕拉蒂奇在热刺到底能有多大的权力空间。

现在看来,尽管列维在转会操作中的存在感依然很强,但他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因为现任主帅孔蒂比之前的任何一位教练都更喜欢在公开场合质疑他。热刺的消息源表示他们在这二十年里从未见过列维在转会操作里如此没有存在感。这应该也是列维在去年聘用帕拉蒂奇时的初衷,即主动放权,自我革命,而它正在逐渐变成事实。


列维在球队转会事务中逐渐退居二线

虽然列维仍然在一些重大决策中拥有关键话语权(最明显的是去年秋天任命孔蒂的决策,以及一月份对路易斯-迪亚斯的求购),但是热刺在今年夏窗坚决、果断、迅速的转会风格能明显反映出俱乐部发生的变化。这一方面体现出孔蒂的说服力,另一方面也说明帕拉蒂奇已经获得了非常高、高的吃瓜群众都有点不敢相信的自治权。

热刺还在没有找到替代者之前拒绝出售诸如贝尔温、希尔、坦甘加等球员。虽然列维以前也任命过不少足球总监,但帕拉蒂奇已经是那个权力最大、最雷厉风行的那一位了。今夏的情况也展现出,他的权力只会越来越大。

其它的消息源还透露了更多的变化。相比起穆里尼奥时期,列维在过去一年里去训练场的次数屈指可数,他在日常足球管理层面给了帕拉蒂奇更大的操作自由。

这既是现如今帕拉蒂奇和球队转会操作的缩影,也是热刺将会从加巴尼尼的任命中得到的东西,这位波佐球探网(译注:意大利商人詹保罗-波佐是乌迪内斯的老板,而他的儿子吉诺-波佐则是沃特福德的老板;老波佐还曾是格拉纳达的老板,16年把球队卖了出去)中的关键人物今夏吸引了众多欧陆豪门球队的兴趣。上周,他为了考察布莱克本的17岁后卫阿什利-菲利普斯,前往雷丁看了一场青年队的比赛。加巴尼尼既做过成年队主帅,也做过青年队教练,这让他对足球这项运动有着非常宽泛的理解,所以你可以期待在各种交易中都看到他的身影——从像菲利普斯这样的小牛,到今夏热刺做出的多笔让人振奋的重磅签约。

前沃特福德技术总监菲利普-吉拉尔迪是把加巴尼尼从意大利带到英格兰的引路人。他俩认识超过了二十年,也一起紧密合作过。吉拉尔迪相信加巴尼尼的经历赋予他看待足球的独特角度。“我个人最喜欢他的一点是,相比起一位球探或者体育总监,加巴尼尼的视角更像球员或者教练,”吉拉尔迪对本报说道,“比方说,在一群球员中,我更倾向于了解天赋异禀的球员,但他会更注重观察那些十分努力、能平衡球队的效率型球员。”


二月份希钦离开热刺以后,直到夏天前帕拉蒂奇的工作量对他这么一个工作狂来说都大得有点离谱,是他的活不是他的活他都接了。帕拉蒂奇耳机从不离身,因为接不完的电话会像潮水一样涌入他的手机。

今夏的很多新面孔就是为了解放帕拉蒂奇,让他放下一些担子,也为了确保热刺能运转得更加高效。尤其是斯滕森,他是个实干派,担起了从青训营到成年队的多个职责,实实在在地给帕拉蒂奇减了负。帕拉蒂奇这种完美主义者是不可能认为热刺的运营业已完美,但俱乐部运转已经更接近他心中的蓝图了。

帕拉蒂奇就任之初就被寄予厚望,大家希望他能把“尤文标准”带过来,从本质上教教热刺一家现代化的足球俱乐部到底是怎么运营的——权力分派给不同的部门和管理者,而不是集权于一人手中。早早买人也是现代化运营的一部分,这从球队战术层面来说也很合理,但更重要的是俱乐部的组织架构能不再那么依赖于主席和主教练,这对热刺来说具有相当大的战略意义。豪门球队中,大概只有阿布治下的切尔西才和之前的热刺比较相似,权力基本上集中在少数几个人手中。

在热刺工作一年后,帕拉蒂奇看起来已经很适应这里的环境了。在管理层的这些新鲜血液中,他希望斯滕森和加巴尼尼能在搜寻转会目标这一方面提供建设性意见;斯考丁则被寄希望于弥补帕拉蒂奇本人对英伦三岛足坛不甚了解的短板(加巴尼尼之前也是沃特福德本土球探团队的负责人,所以他对英伦足坛的了解也很深入)。相比起对意大利足坛的如数家珍,帕拉蒂奇对英伦足坛的了解有些捉襟见肘。

也正是这种对意大利足坛百科全书般的了解让帕拉蒂奇带来了加巴尼尼。他见识到了乌迪内斯的球队经营是多么高效,经常能有四两拨千斤的操作。多年来帕拉蒂奇和乌迪内斯也做了很多笔交易(今夏在加巴尼尼加盟后,帕拉蒂奇又从乌迪内斯签下了乌多吉)。

加巴尼尼的职责是在斯滕森的指导下逐步建立起球队球探网络的框架。他要与斯滕森和帕拉蒂奇紧密合作,一起把梯队和成年队的多个球探部门串联起来,统筹规划转会策略。

加巴尼尼要确保球队不同年龄段的转会策略是协调的,这样才能让队伍里的小甜菜们有朝一日能有机会在一线队立足。今年才19岁的乌多吉这个赛季被回租给了乌迪内斯,他会是个很有趣的实验品。乌多吉在乌迪内斯踢的是边翼卫,战术体系也和热刺很像,从这个底层逻辑出发,回租这步棋看着就很妙。

和其他大俱乐部一样,热刺也有一群球探和其他负责各种转会事务的人员,帕拉蒂奇想让这些人之间的合作更高效。加巴尼尼是整合波佐家族多家俱乐部,让他们协同运营的关键人物,他应该能在这一方面助帕拉蒂奇一臂之力。

七月入职热刺以后,加巴尼尼已经开始发光发热了。他是个非常随和的人,大家都说他很好相处。正如本报上个月报道的,加巴尼尼和斯滕森一样,也是一个有话直说、头脑清楚、表达清晰的人。

这一波招募操作中热刺到底招来了一群什么样的人?前沃特福德技术总监吉拉尔迪很有发言权。正是他把加巴尼尼带到了意大利俱乐部Prato(现在在意丁,第四级联赛),后者从在这里带青年队起步,然后一步步往上爬,最后加盟佛罗伦萨做青训营教练。

加巴尼尼后来在别的好几家俱乐部之间辗转了几年,比方说桑普多利亚,他还在几家意大利低级别联赛球队当过主教练。最后,他还是回到了佛罗伦萨,做青训营教练主管,这是他在2016-2017年坐过的位子。那个时候吉拉尔迪正好住在佛罗伦萨附近,所以他说服了加巴尼尼加盟沃特福德,并改行当球探。

吉拉尔迪相信是加巴尼尼当教练的经验让他能够“更注重观察那些十分努力、能平衡球队的效率型球员”。

“他是一个很直率、很有个性的人,”吉拉尔迪补充道,“他知识十分渊博,工作风格非常严谨。”

“上一次我俩共事的时候,他是我的首席球探。对我来说,他一直是我最能倚仗的人。加巴尼尼不太喜欢成为人群中的焦点,这也是我喜欢他的一个特质。他很严谨、很努力、工作中井井有条。”

“不是所有人都能受得了他,因为他说话很直接,有的时候在表达观点的时候他会很激动。这点我很喜欢,因为若想服人、先得服己,我想和这样的人共事,就算有时他们搞错了那也没什么。先收集足够多的信息让自己搞清楚情况,然后在表达观点之前让自己信服自己所说的内容,这很重要。”

在沃特福德时,加巴尼尼领导整个英国球探团队,也会给俱乐部整体的球探架构予以援助。在前体育总监安迪-斯科特离职后,他还会兼顾搜寻全球的转会目标。加巴尼尼对球队在南美等地区的引援也有话语权,例如理查利森(热刺今夏花6000万镑签下了他)以及若昂-佩德罗,沃特福德给他标价3000万英镑,纽卡斯尔对他很有意向。加巴尼尼在热刺将会负责一线队及青训营的转会事务。


热刺今夏花费6000万镑签入理查利森

加巴尼尼一直比较低调,但和帕拉蒂奇关系匪浅。最初给他俩牵线搭桥的是洛伦佐-吉安尼,和吉拉尔迪很类似,他也住在佛罗伦萨,也是帕拉蒂奇在去年夏天上任之后以球探身份加入热刺的(这也体现了帕拉蒂奇给球队带来了多么深刻的印记)。

谈及工作风格,加巴尼尼以他近乎百科全书般的转会知识著称。他对他的球探们要求极高,详细的球探报告和清晰的分析一个都不能落。

马科-迪斯蒂法诺多年前在意大利低级别球队做主帅时和加巴尼尼共事过,前几年在接受本报采访时他说:“在足球界这样一个钻研和经验为王的地方,加巴尼尼并没有选择走捷径,而是脚踏实地。三个词能概括他这个人:直率、智慧、考虑周全。”

加巴尼尼对细节非常看重,对身边的同事也非常直接且高标准、严要求。像帕拉蒂奇一样,他自驱力强大,工作时精神高度集中,还是个加班狂。为此,他已经从佛罗伦萨搬到了伦敦。

加巴尼尼的职业精神和在球探事业上的成功让他得到了很多欧洲豪门的关注,而不是仅热刺一家。当他要加盟热刺的消息开始发酵时,球探圈就开始热议这一任命会给热刺球队运营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新官上任三把火,加巴尼尼走马上任后立刻开始评估起了俱乐部现有的结构,以期优化组织架构并让热刺在青训层面更有竞争力。热刺梯队最近几年已经流失了很多青年才俊,最近又刚刚失去了两位很有潜力的新星,16岁的Samuel Amo-Ameyaw和15岁的Jayden Meghoma,他俩都去了南安普顿青年队。


波佐球探网的关键人物之一加巴尼尼今夏以首席球探的身份加盟热刺

财力上比不过像切尔西和曼城这样的土豪俱乐部也就算了,但被南安普顿挖墙角显然难以接受。留人的关键是得给小甜菜们展现一条能在热刺爬上去的上升路径,那就算工资拿的比在切尔西或者曼城少也不会是什么大问题。

大力开拓小牛市场是热刺的转会重点之一,斯滕森对挖掘小牛也是饶有兴致,上任后观战了多场青年队的比赛。去年签入萨尔、今年签入乌多吉,然后把他们立刻回租的操作也是一种新方向,一条更像“出租车”或者曼城喜欢做的培养路径。这两家土豪俱乐部有足够的财力在小牛市场买入很多他们认为能保值乃至升值的年轻球员做投机,这里头很多球员可能永远都不会为一线队踢一场球。

斯考丁还有一项职责,就是让俱乐部在租借转会这一方面更高效。比起切尔西这种在租借操作这一方面又果断又决绝的俱乐部,热刺在把年轻球员租出去这件事上就有点随性了。

斯考丁对英伦三岛转会市场的充分了解也意味着热刺可以用一种更具想象力的方式来挑选要买入的小牛。他的任命也体现了一点,那就是帕拉蒂奇希望他的手下更专精。

熟悉格拉斯哥流浪者的人会对斯考丁能否胜任他在热刺的岗位有争论,因为流浪者近年的一些成功转会中他到底起到了多大的作用还是存疑的(例如从查尔顿买来的阿里博和从莱斯特买来的巴锡)。

毋庸置疑的则是斯考丁分析师出身的背景。他先是在富勒姆给霍奇森做视频分析师,然后跟着霍奇森一起去了英格兰国家队。他在格拉斯哥流浪者的时候极大地增强了球队的分析能力。


斯考丁在格拉斯哥流浪者期间

斯考丁应该还能受惠于热刺的丰富资源,流浪者的资源相比起来就寒酸很多了,他在那里做任何交易都要使出吃奶的劲。

斯考丁对英伦三岛转会市场的深刻了解对俱乐部来说很重要,因为热刺最近几年在这一块儿做得不太好。2015年阿里的转会之后,热刺就没有什么成功的案例了。塞塞尼翁和德韦恩有可能成功,但目前评价还为时尚早。克拉克和乔哈特来了又走,罗登目前租给了雷恩。格拉利什和沃德-普劳斯则是著名的“刺差签”成员。

转会市场总是充满遗憾的,但热刺希望通过这一通操作之后,他们之后的转会操作能更加面面俱到,撞大运的成分能越来越少。

原文链接:How Tottenham went from ‘the Daniel show’ to a modernised recruitment operation - The Athletic